资管新规助推金融业转向高质量发展
2018-10-24 08:09:42

资管新规自4月底正式落地,至今已近半年时间。4月27日,《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正式落地;7月20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理财细则》),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同一天,央行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过渡期内产品估值、新老对接等诸多问题进行了明确。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不仅加快了资管行业转型步伐,重构资管行业格局,更是成为金融业向高质量发展的助推器。

严监管下的资管行业新变化

半年来,资管新规下的金融业发生了许多新变化。

比如,各大银行陆续成立资管子公司。具体包括1家国有大行(交通银行),7家股份行(招商、华夏、光大、平安、民生、兴业、浦发),4家城商行(北京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和杭州银行)。还有5家国有大行(工农邮储中建)以及两家上市股份行(中信银行和浙商银行)未明确表态。但中信银行于2016年设立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是按照专营体制来申请的,也可以将其当成是明确设立资管子公司。

大资管行业有喜有忧。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增长平稳,近一年合计新增5.77万亿元,是资管行业的一大亮点。但券商资管和基金专户受到的政策影响较大,规模合计压缩8.55万亿元,从目前来看,似乎有继续扩大之势。此外,股份制银行也受到较大冲击,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有35家上市银行理财业务规模合计压缩1.32万亿元。

资管新规自落地以来,其影响也体现在银行的半年报中。据报道,在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这四大行中,工行理财体量依然居同业第一,理财产品余额为30120.84亿元,但其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在个人理财及私人银行中下降5.8%,对公理财中同比下降了25.4%。建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在理财产品业务收入更是同比下降达47.08%。中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481.88亿元,同比下降2.03%,半年报解释为“主要是本行积极落实资产管理业务监管新规等政策要求,咨询顾问、表外理财和代理保险相关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有所下降”。

此外,招行在半年报中表示,伴随资管新规正式发布,原有的资管业务模式面临重大调整,对资产管理、票据、投资银行等业务的影响逐步加大。展望下半年,受监管政策和市场波动影响,该公司非利息净收入增长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助推金融业转向高质量发展

据了解,此次资管新规的重点在于清理理财乱象与降低杠杆,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从长期来看,有利于经济和股市发展。在严监管背景之下,目前整个资管行业正在面临转型,几乎所有的金融产品都在向净值化的方向转型。《理财细则》允许公募产品投资股票公募基金将有利于扩大股市的资金来源,有利于促进股市稳定健康发展。同时,银行理财需要做好投资者教育和优秀的股票投资经理遴选工作,推动多方共赢,实现市场的良性循环。

专家表示,资管新规是金融业转向高质量发展的一个转折点。资管新规实施后,不仅监管标准统一、通道业务受限,而且监管方法得到进一步优化,并打破了刚性兑付。

中国保险学会会长姚庆海认为,当前,中国经济有两个问题困扰了高质量发展:一是中国经济社会风险保障不足。二是中国金融资本市场长期资本来源不足,导致中国资本市场缺乏机构投资者。解决第一个问题需要创新金融工具,创新风险管理工具,创新金融产品。解决第二个问题,需要通过保险机构的长期负债,形成长期资金。在他看来,资管新规的出台是恰逢其时,特别是管住了乱象,规范了服务,在统一的监管条件下,保险业应该研究高质量发展的路径、方式、创新产品和服务。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表示,资管新规把过去的混合理财做了结构化处理。目前,中国金融市场由过去的单一风险、机构风险变成了机构和市场风险并重的时代。

六大前景和两个问题

对于资管新规下金融业未来的发展,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认为有六大前景:一是资管回归信托本质、平稳发展,机构要想办法把产品做好,过去是高收益抢市场,现在是真正的好产品才有戏;二是百花齐放、良性竞争,银行、证券、保险同在一个起跑线上;三是资管产品创新速度加快,并呈现多元化发展;四是互联网资管的重要性不断增大;五是智能投顾有较大潜力,智能投顾跟金融科技的发展密切相关,在中国拥有广泛的发展潜力;六是全球化资产配置时代来临。

未来,在资产管理方式上科技的渗透将会越来越充分,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屠光绍认为,主要反映在数据分析的能力大幅度提升;成本控制得到优化;风险管理更加有效;参与主体将愈加丰富,资产管理行业有些边界开始模糊;区块链技术不断迭代,未来将在贸易会计和资产服务方面出现许多具体的应用场景这五个方面。

尽管自资管新规实施以来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大资管行业的统一监管仍面临很多障碍,其中有两大问题有待改善。

在日前举行的“2018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上,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在发言中表示,资管新规实施一段时间之后,从导向上来讲有两个问题有待于进一步改善,一是堵和疏的关系。如果只讲堵,不讲疏,就会出现风险因解决问题而起,利率因解决问题而高,融资问题因解决问题而上升;二是把所有问题放在一个篮子统一解决。我们这次对金融风险问题查得比较透,把所有问题都查出来了,但是我们又想把所有问题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彻底解决掉,这就容易出问题。

大资管行业的统一监管还面临其他问题,比如与私募机构的合作、商业银行与非银资管机构之间的相互代销、资管子公司的经营范围是否统一规定等。

正如杨成长所言,中国金融业的支撑是老百姓40年来从没有怀疑过银行的信用。老百姓总是把钱放在银行最放心,不计较利息高低。银行是老百姓的天然信贷,要打破刚性兑付,银行真愿意吗?怎么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银行,尤其是国有银行的信用和打破刚性兑付,不是简单地一打了之。

也许资管新规只是一个开始,在中国金融市场发展中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深化改革任重道远。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TAGS标签资管新规   金融业   质量
人物专访

刘进

中国一冶钢构公司

“幸福企业”是奋斗出来的

李建国

大元建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党旗红 企业兴

河北津西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津西钢铁的钢构情结

刘定荣

北京定荣家科技有限公司

推进互联网+装配式建筑模式 定荣家这么做

头条信息
  • 让企业获得实实在在的
  • 多措并举优化结构稳投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