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项重点工作力挺2018年经济目标 或仍定为6.5%左右
2018-01-23 08:25:21

2018年中国经济优势和风险并存。

“展望今后,2018年中国经济延续稳中向好态势是有条件有信心的。当然,我们也清醒看到,当前国际环境仍然错综复杂,国内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还有待解决,宏观经济提质增效、持续发展任重道远,仍需付出艰苦努力。”1月22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在分析2018年经济情况时说。

他在当日新闻发布会上指出,2018年将全力做好8项重点工作,即持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等,促进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国家统计局于上周公布了2017年全年经济数据,中国GDP增长6.9%,高于6.5%左右的目标。多位机构分析人士认为, 2018年中国经济目标可能仍定在6.5%左右。据了解,今年的经济目标有望在2018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公布。

做好八项重点工作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指出,2018年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仍然错综复杂,化解国内长期积累的一些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和问题任务依然艰巨。

为此,2018年将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在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的同时,全力做好8项重点工作。

这包括:持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快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等。

“2018年,发改委将按照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要求,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扎实推进风险防范工作。”严鹏程在1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根据了解,上述一些重点工作和三大战役的部分措施,已经开始实施。

例如,近日国家发改委等12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的意见》提出,明确坚持以市场主导、企业主体和政府支持相结合的方式, 推动煤炭上下游产业融合发展,不断提高产业集中度和优化生产力布局。

在发展新兴产业等方面, 发改委对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公开征求意见,同时为加强“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领域创新,加快推动数字经济发展, 发改委实施了2018年“互联网+”、人工智能创新发展和数字经济试点重大工程

在企业债方面,发改委在2017年底印发通知要求,各地方、有关中央企业和登记托管机构,全面梳理2018年兑付的企业债券偿债资金准备情况,摸清企业债券信用风险底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18年出于防范金融风险的因素,广义货币的目标(M2)余额增速目标可能只有9%左右,比上一年下降了约3个百分点。地方债务、居民债务和企业债务比例都将被控制。

中银国际研究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认为,这样做很有必要。他指出,现在经济的路线和时间表都很清楚,未来三年中国经济从高速度转向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中最重要的就是精准扶贫、防止污染、防范金融风险三个方面,只要把经济放在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就好。

“最主要的就是要防范风险,拆掉金融定时炸弹,经济稳住了之后就可以去杠杆。”

今年增速或略有下行

2018年的经济目标,以及就业、物价、广义货币、投资、消费、赤字等目标,有望在2018年两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国民经济发展报告以及财政预算报告等报告中公布。

多位分析人士认为,2018年经济仍有下行压力,增速可能比2017年有所降低,因此目标可能仍定为6.5%左右。

1月22日,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认为,2018年的经济会比2017年的增速略有下行。原因是金融严监管导致了实体的融资成本在一定程度上被推升,进而可能会抬高投资成本。另外消费贷款因为金融监管原因,可能会放慢,这会影响消费增速。

从政策方面来看,2018年防范金融风险,比如房地产贷款控制以及地方债治理控制,可能会使得融资工具受到冲击。“但是高端的设备制造带来的新动能、房地产销售相关产业的良好表现、海外市场需求复苏带来的出口推动,都会给经济带来新动力。”李奇霖说。

严鹏程指出,2017年,最关键是要看到增速背后的质量、效益和结构,相比以往都有了明显提升和改善。2018年中国要主动把握世界经济缓慢复苏的外部机遇,进出口由前两年的负增长转为2017年的两位数增长,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中国经济稳中向好、好于预期。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2017年中国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9.1%,比上年提高18.7个百分点。

中国社科院数量所研究员沈利生指出,2017年的外贸增速很高,2018年存在上一年高基数的因素,实际净出口对经济的贡献率会下降,但2018年经济实现6.5%左右的目标问题不大。

沈利生指出,从长期看中国劳动力总量快速下降,未来几年还可能下降几千万,相应劳动力成本上升,加之老龄化程度提高,工作的人减少,拿养老金的人增加,这对经济的可持续性造成影响。“在这方面,应该解决出生率低的问题,另外可以大力提高机器人使用率,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沈利生说。

头条信息
  • 2017中国经济实现两个
  • 央企去产能再圈定四大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