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结汇潮涌 外储八连涨
2017-10-10 08:15:45

相比前几个月外汇储备主要依靠非美资产估值上升得以持续增长,9月外汇储备增长的最大驱动力,源于企业结汇潮涌。

10月9日,央行公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中国外汇储备为31085.1亿美元,环比增加169.83亿美元,创下2014年6月以来的首个八连涨。

“在9月中下旬人民币汇率回调、美联储释放年内加息缩表鹰派声音的双重压力下,当月外汇储备依然保持增长,殊为不易。”一家股份制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表示。这一方面显示9月初企业结汇潮涌足以抵御上述两大压力冲击,另一方面表明随着人民币单边贬值预期彻底解除,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已进一步趋于均衡稳定。

在他看来,外汇储备的持续增加,也为央行带来了更多“弹药”,足以灵活解决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估值区间双向波动过程所遇到的新挑战。

“近期人民币汇率遇到的挑战,主要是中间价与收盘价之间的价差持续扩大,表明央行逆周期调节与市场反应存在一定分歧。”他分析说。这背后,是美联储鹰派加息缩表声音令市场看跌人民币氛围有所抬头,与央行借助逆周期因子对冲美元指数反弹压力形成“落差”。不过,随着9月外汇储备持续增加,人民币平稳升值预期随之重燃,这些问题可能将很快迎刃而解。

企业结汇潮驱动外储增加

在多位外汇交易员看来,相比前几个月外汇储备主要依靠非美资产估值上升得以持续增长,9月外汇储备增长的最大驱动力,则源于企业结汇潮涌。

申万宏源宏观经济团队发布报告指出,随着9月美元指数探底回升——小幅上升0.49%,汇兑损益因素对外汇储备增长的贡献值自今年2月份以来首度转负,约为-41亿美元,因此若剔除汇兑损益因素,9月外汇储备实际增加值将达到约211亿美元。

在上述股份制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逾211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增加值,主要是9月上旬企业结汇潮涌所贡献。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指出,2014年以来,企业部门累积了大量实际意义上的人民币“空头”,初步估算出口商积累的未结汇外汇头寸达3000亿-6000亿美元。由于8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大幅上涨,令这些企业面临较高汇兑损失风险,迫使他们纷纷止损结汇,由此带来两个结局,一是9月上旬人民币汇率出现快速大幅上涨,二是汇率飙涨触发了更大规模的企业结汇潮涌。

“由于9月银行结售汇数据尚未公布,目前还无法推测企业结汇潮涌带来的外汇增加额。”这位外汇交易员直言。考虑到9月初人民币短期涨幅不亚于8月,激发了更大规模的企业结汇潮涌,因此9月银行结售汇和代客收付款数据改善状况未必会弱于8月。

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记者指出,企业结汇潮涌所带来的中国9月外汇储备增加值,足以抵御外汇储备部分资产估值下降,以及9月中下旬人民币汇率回调所引发的企业购汇潮冲击。

具体而言,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由月初的2.16%上升至2.33%,考虑到中国持有约万亿美元美债,美债价格下降或给外汇储备带来数亿美元账面价值损失。

“不过,就中国9月外汇储备依然保持增长趋势可以看出,随着人民币单边贬值预期解除,以及企业屯汇避险潮退,这些积极因素已令中国资本跨境流动趋于均衡平稳,进而令外汇储备保持在一个相对平稳波动的区间。”他指出。

在他看来,未来影响中国外汇储备额度波动的最大不确定性,主要是美联储与美国经济走势。近期美国经济增速相对强劲令美联储很可能落实年内加息缩表的鹰派步伐,加之特朗普税改政策取得进展,令市场普遍预期美元指数将出现触底反弹,无形间令人民币趋于双向波动并造成一定的资本流出压力。

外管局有关负责人对此表示,与2017年初相比,9月末外汇储备规模上升了980亿美元,升幅为3.3%,与上年同期下降1640亿美元形成鲜明的反差。总体而言,随着国内外汇市场供求趋于平衡,国际金融市场非美元货币相比美元总体升值,加之资产价格上涨,各因素共同作用均将促进外汇储备规模回升。

中间价、收盘价价差成功“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外汇储备持续增加,当前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过程遇到的新挑战也将迎刃而解。

多位外汇交易员透露,从上周起,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汇率收盘价与中间价的价差持续扩大,一度触及1月以来的最大价差419个基点。

究其原因,一是央行近期可能通过逆周期因子调节提振人民币中间价,缓解美元指数反弹带来汇率下跌压力,但多数市场交易者并未意识到这个因素,依然受到美联储年内加息缩表的鹰派言论影响,纷纷趁着汇率回调之际进一步压低人民币汇率;二是部分投资机构意识到,今年前8个月中国贸易顺差2737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3384亿美元,令人民币汇率承压,加之中美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增加,迫使他们重拾购汇避险策略,间接导致中间价与收盘价价差持续扩大。

“5月初外汇市场也出现过类似状况。当时相关部门通过汇市干预大幅缩小人民币中间价与收盘价价差,以此传递逆周期因子引入的政策效应。”一家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指出。因此不少投资机构认为相关部门近期可能故技重施。

记者从多位外汇交易员处了解到,近日外汇市场并未出现大型中资银行入市买涨即期汇率缩小中间价与收盘价价差的迹象。

“随着人民币汇率趋于双向波动,相关部门似乎更愿看到市场自主调整,弥补价差扩大效应。”Marc Chandler指出。通过汇市干预令人民币汇率单边大幅升值,未必是相关部门乐于看到的。毕竟,人民币汇率持续单边大幅升值引发大量外汇流入,会增加央行冲销外汇占款的负担——尤其在当前去杠杆的过程里,大规模外汇资本流入将使流动性管理复杂化,甚至造成新的金融套利活动。

在上述股份制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持续增加的外汇储备足以解决价差扩大问题,因为它会激发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看涨热情,进而大幅抵消美联储鹰派加息缩表以及贸易顺差收窄所衍生的买跌情绪,令中间价与收盘价价差逐步回归正常区间。

截至9日20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6205,较当天中间价6.6493收窄至288个基点,且高于中间价。

TAGS标签企业   外储
人物专访

魏群博士

中国钢结构行业资深专家

大器晚成写春秋

会议专访

第十七届全国现代结构工程学术研讨会

学者学生,共享钢构学术盛宴

洪奇

北汇绿建集团有限公司

爱拼才会赢,出彩钢构人

洪长禧

沈阳三新实业有限公司

分享建筑钢结构成果的盛宴

头条信息
  • 国企改革推进过程中的
  • 1-8月国企利润同比增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