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一)
2018-12-03 09:59:53

建筑是一面镜子,真实地反映着社会的现状。自21世纪以来,建筑的奢华之风在中国大陆盛行。前些日子我参加了一个建筑方案讨论会,讨论的是某地正要建设的一个国宾馆。  

所谓“国宾馆”,是中国特有的一种建筑类型,它专门为迎接外国国家元首级的官员所设计。如果要建国宾馆的城市是北京,那当然另有别论,因为随着改革开放,国际交流的频繁,建个“国宾馆”尚还有些道理。但是我所说的这个要新建“国宾馆”的城市,人口不过几十万,而且已经有了一座“国宾馆”。前几年因设计工作,我曾去参观过那个“宾馆”,大约是因为我太土气,我感到原有的“国宾馆”已经足够的奢华了。  

我去参观时,该“国宾馆”正在扩建。扩建的是一幢独立的“总统楼”,该楼建筑面积有好几千平方米。虽然已建的宾馆大楼里,已经配有“总统套间”,其中包括总统卧室、总统夫人卧室、会客厅、总统随员卧室、餐厅、厨房等一应俱全,完全符合国际旅游旅馆的标准;但当地政府官员仍嫌接待标准低。  

对此现象我很奇怪,当地政府准备接待什么外宾呢?即使是外国元首来了,住“总统套间”难道还不够吗?全世界都是这个规矩呀!何况哪位元首会到这么一个城市去?  

据说,当地经济发达很有钱,中央各部门经常有人去,该楼是为他们所建。因此“国宾馆”并非为“国宾”。这个现象全国到处都是。    

由于近年来,中央各部门体恤民情,下基层,旅途劳顿;地方政府有钱了,盖个宾馆,好生接待,也不是什么罪过。虽然到基层的官员未必是“总统”级的,就算越级招待,请他们住个“总统套间”,总可以了吧?为什么要建独立的“总统楼”呢?平时这些楼给谁住呢?

对于上述现象,建筑设计界无人不知,我早已麻木。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当地还要建一座新的“国宾馆”。就此问题,我请教业主,据说已建的“国宾馆”在某某区,但该区也属于该市呀,业主的回答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个新建的“国宾馆”的配置,比老的“国宾馆”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有“总统楼”外,还要建“部长楼”,每栋楼都有好几千平方米。过去我不知道什么叫“奢侈”,这回我才有点明白。    

以上是地方政府建宾馆的现状。这种现状大概是中国的特色,因为政府的财政支出,不受民众的监督。地方政府花老百姓的血汗钱回报上级,已经不再是秘密。  

但是如果地方政府没有钱,他们应该怎么办?我就曾经遇见过这样的政府。这时,他们可以让商人替政府来盖宾馆,为政府所使用。政府可利用手中的权力,给商人某种投资的“便利”。这类交易在中国司空见惯,只要在交易的过程中,钱不进私人的腰包,那就是廉洁的政府。

我们来看看香港政府是怎样来对付“廉洁”的吧?在香港,政府官员是必须回避与商人之间的任何交易的,否则你就会陷入困境,永远说不清。  

最近,香港“特首”曾荫权先生日子就很不好过,因为议员们要查他。曾先生在香港做公务员几十年,被公认是“勤勤恳恳、小心翼翼”,所以最终被选上了香港的“一把手”。不久他就到任要下台了。下台前他稍不谨慎,做了两件事:一件是乘坐了澳门巨商的私人游艇、飞机出游(曾还出了钱);另一件是为了准备安度晚年,他在深圳花巨资租赁了一处房产。民众怀疑他与商人之间有“猫腻”,曾先生已经公开向香港市民检讨“自己的行为不够检点”,表示愿意接受任何调查。看见曾先生面对媒体“灰头土脸”的样子,我真有点为曾先生打抱不平:我要劝曾先生赶快退休吧,到大陆来当官,一定会被评上先进和模范!

上面谈的是政务型宾馆。下面我们再来看看旅游旅馆。大家都知道,旅游旅馆的标谁是“星级标准”。对宾馆定级,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谈到“宾馆”、“旅馆”、“饭店”这类建筑,在改革开放之前,我国很少建设。当时国家经济困难,而且由于是“计划经济”,主要商品都是靠“调拨”,没有什么商务活动,更没有什么旅游活动,“宾馆”几乎不建。当时中央的基本建设方针是:“楼、堂、馆、所”一律不建,“宾馆”就属于不建之列。  

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为了适应改革开放,全国开始兴建各种类型的商务、旅游及政务的“旅馆”。其中,不少宾馆是由境外的建筑师所设计。例如:北京的“建国饭店”、南京的“金陵饭店”以及广州的“花园酒店”等。仅仅过去二十多年,现在建造旅馆的标准已经远远超过了上述这些宾馆。几年前,中国旅游局又重新修订了我国“旅游旅馆的星级标准”。标准是愈来愈高。无怪乎,中国的旅游者到国外,即使是到欧洲、日本那样的发达地区,都认为他们的“三星级”太差了。不过依我看,不是他们的“太差”,而是我们太浮华。  

那么我们的旅馆标准为什么会制定得那么高呢?  

那就应该来研究一下中国的高档旅馆是什么人去住?而这些人又在花谁的钱?    

大家知道,为了改革开放,当时中央提出了一个方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根据郎咸平先生的分析,中国先富起来的人中,虽然有不少是靠勤劳和智慧创业的,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是靠占有国家“资源”而发财的,例如山西的煤老板等;还有一批人靠“国企改制”,化公为私起家的。我想当然也有相当一部人是利用手中权力,利用“权钱交易”而发迹。至于靠“走私”、“贩毒”、靠“制假、造假”等非法手段暴富者也不在少数。    

所以中国的某些富人们来钱太容易,短矩20多年造就了那么多亿万富翁。但是其中几乎没有一个“比尔·盖茨”,也没有一个“乔布斯”。我们的企业少有靠技术创新而发达的,搞“投机”、搞“特权”成了中国某些富人的一种“文化”。    

因为中国一些富人发财靠的是“机遇”,靠的是“关系”,所以不知道如何去创业。有了钱也不知怎样去花,挥霍就成了他们的欲望。挥霍需要“场所”,宾馆就可以成为这样的“场所”。这些富人是新兴的资产阶级,又满脑子封建思想,是“暴发户”。历史上的“暴发户”大都有着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少人只有金钱而缺少文化,精神空虚。“物欲横流”是对他们行为的描述。宾馆成了他们一掷千金,挥金如土的地方。

季元振(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教授)
TAGS标签201812   不同声音
人物专访

沈雯俊总经理

浙江赛腾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中国沥青瓦行业的领头羊

陈禄如

中国钢结构协会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陈禄如

心系钢构 学者风范

董志辉

河北阳地钢装配式房屋有限公司

中国装配式建筑与乡村振兴战略融合高峰论坛

刘进

中国一冶钢构公司

“幸福企业”是奋斗出来的

头条信息
  • 何华武:上海至杭州有望
  • 国产量子雷达已获重大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