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禄如院长一二事
2018-12-03 09:55:44

今年是陈禄如院长八十大寿,他是我走进钢结构大门的引路人,是我的良师益友。跟随陈院长十多年,有一二事刻骨铭心,至今难以忘却。

1997—1998年中国京冶承包建设了新加坡国际会展中心(MEGA)钢结构工程。该工程共设六个大厅展区,每个大厅展区面积为100m×100m 。大厅屋盖为大跨度梭形桁架,桁架弦杆采用钢管,腹杆为H型钢,现场组装后整体吊装。按设计要求,桁架杆件钢材牌号为欧盟S355J2G3,总用钢量为8000t。

钢材全部为英标产品,用量较大的一部分钢材由中国钢厂按照英标生产,其他用量较少的品种由英国钢铁联盟供货。该工程所涉及的钢材品种数十个之多,采用全球采购的方式才能满足工程需要,钢材生产厂家来自欧洲、亚洲、美洲等国家。

这是中国京冶自成立以来承接的第一个也是当时最大国际工程,正赶上东南亚金融危机,该工程除了施工难度大,工期要求紧,更大的困难是由于金融危机引发的汇率变化,项目预计会出现巨大的亏损。巨大压力之下,原来的项目负责人由于身体原因,无法履职,时任中国京冶总经理也是钢结构工程专家的陈禄如,义不容辞地担起了这一重担,年近60的他亲自来到新加坡兼任项目总指挥,成为名副其实的项目经理,一年的辛勤付出,带领项目部工程技术人员以及近千名工人,高质量提前完成工程任务,赢得新加坡业界高度赞赏,同时也将金融危机对工程的影响降低到最低,为国家挽回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由于长时间工地辛劳,饮食条件较差,陈院长原本强健身体也出现严重问题,当时施工队伍来自山西汾阳,由于跟随施工单位一起吃饭,顿顿刀削面,一年下来,陈院长的糖尿病病情更为严重,人也瘦了很多。

期间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由于采用抽芯千斤顶整体提升100m*100m大跨度屋面在新加坡还是首次,业主方对中方的吊装方案非常担心,特别是第一个大厅起吊前,提出了非常苛刻的条件,在所有条件都满足的情况下仍然不准起吊,起吊当天,甚至联系了当地警察来到工地随时对中方采取强制措施,中方现场技术人员和工人不得已采用罢工的方式进行对抗,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陈院长首先考虑的是如果不能按时起吊第一个大厅,整个计划就会无限期地拖延下去,只有完成第一个起吊工序,才能获得业主方的信任,也为今后5个大厅按时完成打下基础。因此,陈院长忍辱负重,带着我直接和业主方交涉,对方提出将现场的所有倒链设备更换成新的,同时塔吊下地脚螺栓重新紧固,在同事眼里看似过分的要求。此时此刻,陈院长立即命令我采购倒链,我跑遍新加坡所有经销商才购齐20套倒链,期间陈院长在同事们不解的注目下,他一个人,一个塔吊一个塔吊,一个螺栓一个螺栓地重新紧固,几百套螺栓花了几个小时才紧固完成。

第一个大厅的顺利起吊,不仅打消了新加坡业主的质疑,赢得了业主方信任,在4个月内整体提升6个大厅,创造了奇迹,为整个工程提前高质量完成打下基础。陈院长在这个过程中也赢得同事及新加坡同行的高度赞誉,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小故事。

我1984年分配到冶建院,是当时任钢结构主任的陈院长把我从人事处领到钢结构研究室,从此,三十几年一直在陈院长指导和关怀下工作,陈院长高尚品德、为人处世以及学术成就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和人生目标。

侯兆新(中国钢结构协会秘书长、中冶建筑研究总院技术总监)
TAGS标签201812   本期特稿
人物专访

沈雯俊总经理

浙江赛腾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中国沥青瓦行业的领头羊

陈禄如

中国钢结构协会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陈禄如

心系钢构 学者风范

董志辉

河北阳地钢装配式房屋有限公司

中国装配式建筑与乡村振兴战略融合高峰论坛

刘进

中国一冶钢构公司

“幸福企业”是奋斗出来的

头条信息
  • 何华武:上海至杭州有望
  • 国产量子雷达已获重大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