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靠自己书写
2018-11-02 13:34:16

 回忆起40年前,国家决定“恢复高考”,改变过去从工农兵中推荐上大学的做法,不拘一格选人才,是党中央在“拨乱反正”大背景下加快选拔、培养优秀人才的有效举措,对我国持续改革开放、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对我个人来讲,恢复高考为我提供了一次公平竞争的机会,打开了一扇求知的门,改变了自己人生的轨迹,铺就了一条通往实现梦想的道路。

在逆境与实践中的学习

我的家在益阳市南县的国营北洲子农场,这里地处湘北洞庭湖中心区,是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

1973年元月,我在农场职工子弟学校高中毕业,那时还未满17岁。作为农场职工的子弟,被安排在农场生产资料库工作,开始做一些杂事,由于我从小爱好无线电,喜欢拆装电器、机械,上班后就从事农场电工和汽车修理等工作,到高考前夕,我已经是农场的一名二级工了,每月有30多元工资收入。有意思的是,几年后我得知“恢复高考”的消息,就是从自己买零件组装的半导体收音机里听到的。

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当时几乎难以置信,毕竟多年没有听说过“高考”这个词了。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情告诉家人,才知道父亲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但一向谨小慎微的母亲反复嘱咐我在外面不要乱说,生怕我们年轻讲错话惹出是非来。

带着使命感进考场

1977年11月我过了21岁,已经工作了近5年,听到国务院批转教育部的文件中提到,高校招生考试是为了在本世纪(即20世纪)末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培养科学家、教育家……当时我就有一种理想和使命感,觉得考上大学多学知识,成为一名科学家,就可为国家作贡献!我当时备考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初中没有读什么书,当时的高中学制也就两年多,深感自己基础知识不扎实,再加上高中毕业近五年几乎没摸过高中书本,时间短,又没有复习资料。

湖南全省统一考试时间是1977年12月中旬,分2天举行,那时的冬天都特别冷。考场就设在农场的职工子弟学校。考试那天,我很早起来,妈妈给我做了早餐,吃了就去考场了。下午回家后,妈妈还特意给我煮了两个鸡蛋,记得读中学时只有考试打了满分才给我煮蛋吃,心里难免有点纳闷。妈妈一边煮鸡蛋一边问我考试情况,也不知道母亲是想给我补身体还是希望我考高分,应该二者兼有之。母亲还突然不停地夸我从小就懂事,一直成绩好,应该能考上。可怜天下父母心,在人生的关键时刻,母亲用这种方式给了儿子鼓励,永生难忘。

与湖南大学结缘

考试完不久,成绩还未出来,学校就通知要填高考志愿。我当时只知道湖南大学的名气大得不得了,有不少湖南大学的子弟下乡到我们农场,湖南大学又派人来组织过高考复习,因此对湖南大学的老师肃然起敬,所以心目中认为湖南大学就是最好的大学。

大约是在1978年元月下旬,还没到春节,邮递员把录取通知书送到我家里,我母亲接的录取通知书。等我下班回家时,看见母亲高兴得合不拢嘴,她轻声告诉我录取通知书来了,还说“我就知道儿子能考上”。后来,我的同事、同学和老师陆续知道了这个喜讯,有老师说,如果我考不上,那我们农场就没有人考得上了。确实,我们班上也只有我一人考上了重点大学。

后来才知道,当年全国有570万人参加高考,报考年龄放宽至30岁,全国录取率是4.8%,这是多年中录取率最低的一次考试。湖南省有63万余人报考,其中应届高中毕业生31.2万余人,湖南录取率才3.8%,比全国平均录取率还低很多,可见当时考试题目虽然容易,录取却很难。

大约在3月初,我按时到校报到,离开家乡的那天,全家人都早早地起床了,一家人依依不舍地把我送上长途汽车。看到那一片宏伟的校园建筑群,一群群热情洋溢的老师同学,我心中一阵激动:湖南大学,我终于见到你了!报到后,我就参加了系里的迎新工作。

难忘的大学生活

1978年,在新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十分值得纪念的年份。就是从这一年开始,揭开了我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施改革开放的大幕。党中央再次提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目标,点燃了人们久违的学习科技知识,争相奋发向上的激情。当时很流行叶剑英元帅的一首名为《攻关》的诗词:“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这句话一直鼓励我,成为我大学时代的座右铭。

一个学期后,学校从土木系各专业里选拔一批优秀学生成立工民建五班,实际是适应当时学校发展需要而成立的师资班,我被选到了这个班并担任班长。在湖南大学,我感觉老师都非常亲切和蔼,为了同学们的学习,老师们更是竭忠尽智,不遗余力。在湖南大学,让我们肃然起敬的老师真是太多了。陈新义老师、谢炳炎老师都是我们年轻人的指路者;专业课的老师成文山、李家宝、刘光栋、刘健雄、施楚贤、王兰生、杨弗康、罗汉泉、罗国强、沈蒲生等,都是顶尖的专家和业务骨干;给我们上物理学、化学和英语等公共课的一批老师也都为我们的学习付出了巨大的心血。我和同学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些恩师的教诲。

我每天早起上岳麓山读英文和锻炼,连英文单词在哪一页出现我都记得住,毕业三十五年后同学聚会时还谈起这事。当时同学们都有一种“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的信念与决心,只想把被“四人帮”耽误的时间夺回来,有一种向科学进军、向四个现代化进军的理想。

我们工民建五班的同学成绩都好,因为这个班就是经过一个学期的学习后再挑选出来的优秀学生。由于班上同学相处都很好,至今仍然像亲兄弟亲姊妹一样,几十年同学情深,是我人生最宝贵的财富,永远也难以忘怀!(本文有删减)

周绪红(中国工程院院士)
TAGS标签201811   本期特稿
人物专访

陈禄如

中国钢结构协会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陈禄如

心系钢构 学者风范

董志辉

河北阳地钢装配式房屋有限公司

中国装配式建筑与乡村振兴战略融合高峰论坛

刘进

中国一冶钢构公司

“幸福企业”是奋斗出来的

李建国

大元建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党旗红 企业兴

头条信息
  • 何华武:上海至杭州有望
  • 国产量子雷达已获重大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