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你也变了吗?(二)
2018-09-06 14:40:03

 我有很多朋友是上海人,他们一切事情都要“算计”,出门“打的”,他们会计算里程,当里程太远,收费单价要增加时,他们会下车,另外再换乘一部,使支付的总费用减到最少。北京人是从来不会这样干的。上海人“打的”,多少年前,早就开始几个人一起“拼车”了,不管这几个人是否相识,只要同路就行;因为大家都觉得这样可以省钱。现在北京为了缓和交通堵塞,也开始提倡“拼车”,但响应者寥寥。大约许多人认为这样做,太失“面子”。上海人如果乘公交出门,也会算计如何“倒车”,花费便宜。没有有些地方人的“穷大方”。我接触的上海人凡做事都要算经济账。在“面子”和“里子”的选择上,他们往往更重视“里子”。在做任何事之前,他们要算账。他们常问的话是:“啥样格算?”所以上海的经济搞得比较好。    

除去上海人精明外,上海也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摇篮。在那里你可以看见产业工人的朴实和品格。如果你在上海要问路,你去问那些工人模样的老人,一定会得到满意的回答。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中建一局工作,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期间。社会上把我们称作是“臭老九”,但工人师傅对我们却很不错,这些师傅中不少是上海人。他们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一局组建时,从上海抽调出来,支援全国建设的。因为他们在上海工作过,所以技术水平高,都是企业的骨干。    

当时,我工作单位的“革委会”主任是位八级钳工,上海人,姓顾。他对我们这些从大城市到三线工作的大学生,很同情、也很关心,大约因为他也是十几年前,从大城市被调配出来的吧!他理解大家的心情。有一天,他到我们办公室来,看见我正在做设计,这是他交办的任务。他看了看桌上的图纸,很有感慨地对我说:“你们不简单哪,大学毕业有学问,我可是大老粗啊!”停了一会儿,他又说道:“我是钳工出身,不懂土建。盖房子我是外行。你们不要因为我是领导就不敢说话,我错了,就顶我。你们一辈子都要记住:在技术问题上,一定不能让步!”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段话,我至今也不大清楚。今天回想起来,也许多年来,见过行政干预技术的事太多了,他也十分不满。临走时,他又补了一句话,他说:“如果你们听了我的话,工程出了问题,我是没有责任的。到那个时候,我可以说:‘我是外行’……”。他如此直白、坦率、真诚的语言使我永远记住了他 —— 一个上海的老工人,我的领导。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遇见过不知多少位我的上司,也遇见不知多少位领导我的“业主”,谁会这样坦诚?只有这么一位工人,一位在工业化大生产培养出来的人,才会具有这样的性格。我很感谢他的忠告。    

每当年青人刚走上工作岗位,我都要向他们讲这个故事,希望他们能够忠于职守。

还有一位上海人,他姓余,曾经是南京中央商场的基建科长;认识他时,他已到退休的年龄,那是1982年,我刚到南京工作。他是解放前在上海学徒出身的老职员。他的工作极其周到,办事干练。对待解决技术问题、选择技术方案,他总是认真地听,不时要提出问题。他非常尊重技术人员,该业主方办的事,从不推诿,说到做到。几个回合下来,我们已成知己。以后这样的甲方我几乎再也没有碰到。他的工作能力和作风也只有在上海这样先进的地区才能养成。    

20世纪90年代,为了做博物馆的设计去参观“上海博物馆”。接待我们的是当时已经退休了的博物馆马馆长。他是一位文物专家,负责“上海博物馆”筹建工作的甲方。他整整陪了我们一天,从博物馆的选址、当时存在的困难、方案的选定,一直介绍到设备的选型,俨然一位博物馆的建设专家。上海博物馆的展品陈列设计是由馆方自行承担的。他介绍了他们到世界各国调查后的收获,展品陈设设计应注意的问题,以及与建筑设计的关系等等。他对博物馆的介绍,如数家珍。他对文物事业的饱满的激情让我心生敬佩,而且因为他是年近退休才转行基建的,却能干得如此的出色。从他的身上我又一次看见了上海人的敬业精神。从博物馆出来,我十分羡慕上海的建筑师们,因为他们有这么好的甲方。    

据文物界许多人的介绍,“上海博物馆”的展陈设计在国内是第一流的。这让我更加相信:“一个好的设计的出现,一定要有一个好的业主、一个好的社会环境。”我相信上海在中国,对于建筑设计来说,大概应该算作是一个最好的环境了。

季元振(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 教授)
TAGS标签201809   不同声音
人物专访

刘进

中国一冶钢构公司

“幸福企业”是奋斗出来的

李建国

大元建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党旗红 企业兴

河北津西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津西钢铁的钢构情结

刘定荣

北京定荣家科技有限公司

推进互联网+装配式建筑模式 定荣家这么做

头条信息
  • 何华武:上海至杭州有望
  • 国产量子雷达已获重大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