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企业亮剑论道
2018-06-05 08:51:35

第二场高峰论坛,是会议的一大亮点。五位嘉宾都是龙头企业的老总,有火爆的人气。他们亮剑论道,各自展示了其核心竞争力,令与会者脑洞大开。他们分别是:中集模块化建筑投资有限公司技术总监陈洋、中建钢构有限公司装配式建筑事业部总经理许航、浙江绿筑集成科技有限公司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刘艳军、杭萧钢构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陈芳、阳地钢(北京)装配式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杨迪钢,且听他们有理有据的讲述。

        刘健:装配式钢结构不纯是钢结构问题。还有外围护、机电设备、内装问题等,做这么多系统,体系,做出来是干什么用的?我想从这个角度请几位就你们公司的特点,谈谈怎么样能够更好地满足市场的需求,避免钢结构装配式建筑的一些弱点,从各自的专业领域来交流一下。
        陈洋:中集更在乎的是建筑性能及其质量的可控性。这些年我们在模块化方面通过两种方法:一种是标准化的设计,一种是更多的装配在工厂的集成,能够体现更大的优势。第一、模块化在工厂集中装修了很多东西,使项目周期变得非常短,也非常可控,也可以按照预算的价格来交付项目;第二、关于质量问题。我们的目标是像做汽车一样做房子,我想阐述两点,一是有一条工业化、自动化的生产流程,二是有一个工业化的品控体系。中集做制造业30多年,品控体系是非常成熟的。整个模块化是一个三维立体的钢结构模块,虽然涉及到较大的焊接量,但是这些焊接百分之百是在工厂完成的。在现场,完全实现了螺栓连接,从两个方面都可以做到质量的可控性;第三、在舒适度、性能方面,我们的钢结构装配式建筑能带来更好的效果,体现更大的标准性和集成性,主要做酒店项目和公寓项目,这些地方都对隔音的要求较高,所以在工程集成的三维模块到现场吊装之后,每一个模块都有一个单独的墙体,另外,在工厂需要有一个完全的三维焊接整体钢结构的盒子一样,确保其密封性和隔音性都比现场浇铸的混凝土好很多。
        我们的优势,一是技术标准,另一是造价。因为国外项目做得多一点,不同的国家都有不同的审批体系,一类是新加坡、香港,都是政府层面在推整体模块化,想解决建筑劳工短缺,以及少用外来劳工,这些国家和地区一般会由政府住建部门颁布一整套模块化体系,下面的执行层面还是相对谨慎的,因为,生命是比建筑更重要的,所以,标准方面推行不是特别顺利。二类是美国有单独的钢结构模块化体系,必须经过国家层面的审批。三类是中国目前还没有完整的模块化体系,用传统的钢结构体系来套用,有些就会牺牲自身的优点,本来做的构件不必那么大,为了一些强制的条款就需要做到这样,还有价格的问题。模块化建筑还有一定的优势,可以尽快完成项目,尽快回收成本,质量也更可控,综合考虑下来有一定的优势。但是,我们还很难与传统的混凝土建筑比单平米价格。
        刘健:许总,这些年你们在装配式钢结构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包括怎样处理一些细部,以及一些材料的选用,想请您从公司的角度或者个人的角度来讲讲你们对装配式建筑的理解,以及有怎样的好建议。
        许航:现在谈装配式钢结构的建筑或住宅,有三个关键词,装配式代表了生产建造的方式,钢结构代表了这个方式里的主体材料,但是我想说最重要的还是落脚到建筑,这应该是我们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关键词,我是结构专业出身,但是经过这些年较浅的探索,我最深的体会是,想做好装配式钢结构建筑,一定要回归到建筑本身。老百姓不太关心这个建筑是混凝土、钢结构还是木结构,关心的是在里面安不安全、舒不舒适、实不实用,我们谈到结构、维护、设备管线、内装等问题,还是要不忘初心,回归建筑本身。我们的外墙的两隔、两防、两抗等问题,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需求?其实还是回归到建筑本身。作为钢结构的从业人员,要跳出结构本身,站到整个建筑的角度、站到使用者的角度来考量装配式钢结构建筑应该怎么发展,这是我的第一点感受。第二,怎么样去做?这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可能到今天也没有一个特别让我自己满意的答案。我从2012年开始研究这个,公司也想把这块作为新业务来发展,取的名字叫绿色建筑事业部,当然我们除了装配式建筑,也有绿色建筑的研究。到2014年,那时候国家提得比较多的是住宅产业化、建筑工业化,2015年克强总理真正提出装配式建筑,2016年3月两会报告提出装配式建筑,我认为装配式仅仅是比较直观地去反映生产方式的一个点,怎样去推还是按照讲建筑工业化的“五化”。一是设计很重要。设计或者标准化的设计,不是说整个建筑千篇一律标准化,可能还要细化到功能模块,部品、设备管线甚至与内装的标准化。二是对于设计钢结构住宅一定要从源头开始就做BIM,现在做的项目基本上都是EPC项目,要正向做BIM,而不是把图纸做完了再去用BIM。深度上一定要做到LP400的深度。谈钢结构装配式住宅,不是施工图出来就完了,希望部品、内装体系的选择、技术参数、连接节点、造价等全部都可以出来,只有这样,我们在前端的设计花了更多的精力、投入了更多的研究,在后面的实施才能更加从容不迫。第三,加工制作。生产方面,全国钢结构企业非常多,加工制造工艺也非常成熟。我们这些年把智能制造引入到钢结构或者钢构件的加工制作,希望真正能够实现钢构件做到毫米级。第四,施工环节的装配化施工。我觉得更多要强调与装配式建筑相关的工具和机具研究,不仅仅是结构,包括维护,甚至是管线和内装,非常值得去研究。去年,我在欧洲看到一个混凝土的破拆机器人,机器人直接把水泥变成砂浆洗出来,钢筋成片地重复利用,有很多东西还是要对标国外。第五,一体化装修。钢结构对于普通老百姓,包括对于PC行当的从业人员来说,还是一个新东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推广中还有认知度的问题,会疑问是否会有锈蚀、会不会塌等。其实,它真的是绿色环保,不会有VOC、甲醛的排放。第六,信息化管理。提到BIM的应用,现在拆成两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技术或设计层面的BIM,很多专家都研究得很深了。我们现在正在做管理维度的BIM,希望通过全生命周期的信息化平台,包括我们的钢构件,一块钢板从下料切割到运输、安装,已经可以做到全过程的质量跟踪。我还希望把我们的内装、维护等真正做到全生命周期的可视化管理。
        刘健:目前最可怕的是做结构的人在做装配式建筑,恐怕这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杭萧推住宅体系多年有比较成熟的经验,也有一定的技术优势,想请陈总从你的角度谈谈你们的优势。
        陈芳:杭萧钢构可能是最早一直坚持不懈地在研究装配式钢结构住宅,从1999年始投入研发,研发装配式钢结构,三板体系、防腐一起研发,这段历程也很艰辛。是钢框架混凝土体系,墙板引进了德国的两套生产线做CCI墙板,一直没有放弃在研发。第二阶段研发住宅的钢框架支撑体系,代表是安格拉,住宅基本上是100米以下,用钢量是95到100公斤。用钢量比较高,柱子还有点凸出,还有凸梁,户型比较死板,因为框架结构必须要对称,所以继续研发了第三代的钢管束的结构体系,用钢量少,三期、四期,一直在不断研发。墙体,楼板,一开始都是焊接的,现在都是装配式的,可以拆卸、可重复利用的。墙板也研发出一体化的外保温系统墙板。还成立了焊接设计院、建筑设计院、绿色建筑研究所,继续研发。我们也形成了标准,现在已经在国家的标准站上公示了,一个是钢管束设计技术规定,一个是钢管束的验收质量标准规范。同时,我们的信息化做得也挺好,现在采用TOC,可以消除工厂加工的效率瓶颈。现场可视化管理,每个项目用BIM进行管理。
        刘健:跨过100米范围内就有问题,这是钢结构住宅的一个通用问题,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去解决。下面有请杨迪钢,从您的角度来谈谈装配式建筑该怎么做更好。
        杨迪钢:装配式建筑才起步,搞了两三年,国家政策也出台不久。12年前我回国推广装配式建筑,那时,还不知道装配式建筑这个词。直接讲装配式建筑不行简直是无稽之谈。我不是搞钢结构出身的,是搞设计的,它的基因比混凝土好得多,自重远远低于PC。那么,现在为什么还是这种状态?我总结几点:
        第一、我们的失败案例太多。汶川10万平方米的钢结构装配式建筑失败了,关键是隔音、漏水问题,老百姓受不了,这是高层的。低层的,某地做3万多平方米的别墅,好多年了到现在还没有交房,老百姓不要。为了节省材料,高跟鞋踩上楼板就陷下去了。第二、产业链问题。现在研究装配式钢结构建筑,大大小小多少个配件,一个配件没解决好,这个房子就不行了。老百姓说“我新房怎么就开裂了?”他就不要了。结构体系出来了,房子就出来了,那仅仅是几分之一,还有很多产业链没有完成。第三、我们搞研究、做学问,但是大企业根本没跟市场接轨。汶川地震死了那么多人,谁不喜欢抗震的房子?去推广的时候,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老百姓说,之后不知道多少年才有地震,现在的关键是便宜。第四、有几个领导的专业是搞钢结构的?领导说“我们一定要打开市场”,结果推了12年,混凝土行,大家容易接受,一说钢结构,要大家接受可能没那么容易。你不扎扎实实地做,能够做得出来吗?做不出来的。
刘健:想请教一下刘总,别的公司多是从住宅的角度出发,你们基本上是从公寓公建角度做了很多东西,当初为什么走到这条路上去的?
        刘艳军:都在说装配式钢结构,有去现场看装配式钢结构怎么解决防火的吗?必须要直面这些问题,我们从钢结构的特点、特性以及一些社会上的负面反馈,这几个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比如说公寓,是它的使用功能,单廊的还是边廊的,从体系上去做开发和研发。第二、做内装的时候,有没有从前面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我们的设计工程师、结构工程师、机电工程师可以一起去做这个事情,一个系统会有多个专业参与,尽量解决在后期再出现现场的改动,尤其是做钢结构项目实施时,钢结构的防腐、碰到装修的时候,不是敲就是凿,我们的设计延伸不仅是两倍时间,甚至到了三倍,包括专家的BIM技术,我们也在做,更多是把它融入到我们的产品,做BIM系统的分析,包括它的信息化分析,数据和模型的分析,这样才能在后面的平台,包括生产工艺、加工工艺的挖掘。我们2008年开始涉及到钢结构住宅,直到2016年再去研发装配式钢结构住宅,采用梁钢式,解决了很多装配式钢结构的弊病。再到研发考虑生产工艺、加工工艺,包括自己的生产线的设备研发。装配式钢结构已经起步,它是一个产业链,不是一个结构的,也不是一个建筑。我们在浙江正在相应的高校培训自己的产业工人。
        刘健:有几个设计院一直在研究PC这个东西,包括研究户型标准化,钢结构从设计的角度还缺乏这方面的工作,各个企业在做各个企业的事情,从政府的层面上,有些政策支持还需要进一步加强。钢结构建筑好,但是推广到市场上去,让市场来接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根据发言整理,有删减)
阿 龙
TAGS标签201804   展会直播
人物专访

第四届中国钢结构产业高峰论坛侧记

推进装配式建筑“高质量发展”

何永康

厦门大禾众邦机械有限公司

用品质打造品牌

陈胜总经理

湛江远东钢构有限公司

百姓期盼的好房子

鲍广鉴大师

中国钢结构产业链资深专家

善下先手棋,敢打主动仗

头条信息
  • 何华武:上海至杭州有望
  • 国产量子雷达已获重大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