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采奕奕话装配
2018-06-05 08:50:47

第一场高峰论坛,是会议的亮色之一。五位嘉宾都是业内大咖,他们分别是:中国钢结构协会常务副会长刘毅、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建筑钢结构分会会长党保卫、天津市钢结构协会会长、天津大学教授陈志华、河南省钢结构协会会长、华北水利水电大学钢结构与工程研究院院长魏群、广东省钢结构协会会长、华南理工大学教授王仕统。且听他们娓娓动听的论述。

        刘健:首先请教刘会长,目前国家装配式建筑的政策较多,政策法规在国家层面有,省市层面也有,各地也出了很多激励政策,这些政策和法规需要在哪方面进行完善?与国外同行相比,我们哪些方面还需要改进?
        刘毅:今天这个会非常契合时机,是在深入贯彻“十九大”报告、两会刚结束之后贯彻国家政策的开局之年。国家出台了政策,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发展肯定是一个利好。今天有12位专家的主题报告和发言,都是围绕着装配式建筑、装配式钢结构建筑这个主题进行了研讨。国家的政策是宏观的,接地气的,但是。地方出台的一些政策有的还需要作一些补充。一是对房地产商有什么积极影响?怎么进行促进?二是对设计人员来说,搞传统的框架剪力墙住宅是很熟悉的,做钢结构就有节点的设计,而设计取费是按照平米数,怎么来调动这方面积极性?对设计人员还有一个培训机制,这些在政策中体现得不多。另外,与上下游结合,比如钢厂生产的钢材与住宅的装配式怎样有机地紧密结合?在具体的政策和措施中应该有这些方面的补充和完善。同时,搞装配式建筑不能一刀切,应该根据地域的情况而定。因为住宅毕竟是人居住的,要根据用户的需求来进行一些结合。国外的一些经验,多低层的采用装配式是特点,我们搞多层、高层或者小高层的钢结构,把土地充分地发挥。国外的经验可以借鉴,但不是照搬照用。
        刘健:据我理解,在国外用钢结构也好,用PC也好,是由市场决定的,政府并没有出台政策要鼓励哪方面的发展,是不是这样?
        刘毅:应该是这样的,国外不是完全的政府行为。但是在新时代中国,我认为出台相应的政策来推进五个方面的整体布局,特别是上午郝会长提到,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钢结构建筑还是有其优势的。
        刘健: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EPC现在也在国家推,尤其是在装配式建筑中,国家政策也比较多,EPC的钢结构建筑方面有没有什么好的经验?国家会不会出台一些政策?EPC在工业上做了很多,但是在结构上借鉴得不是很多,就是设计院挣自己的设计费,其他不管,如何把真正的EPC做下来,做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刘毅:国家在EPC的政策一直在推广,但是在住宅政策方面,可能还要与房地产开发商进行紧密结合。同时,我们的一些设计工作,要从建筑师、水电、装备等一体化考虑,才能体现EPC。从四个自信的角度来讲,应该看到我们这20年走过的装配式建筑特别是钢结构建筑方面,还是取得了很多成果,能让后人取得很好的经验借鉴。EPC的政策涉及到住建部下一步顶层设计,在供给侧改革方面会出台相应的一些政策,我想应该是会的。
        刘健:下面请教党会长一个问题,关于发展装配式建筑是国家战略,但是实际情况上,装配式钢结构的项目和混凝土项目比真的是少得可怜,我们的钢结构的产值和数量差太多了,能不能给我们分析一下原因?
        党保卫:这个问题应该是认知上的问题,也是一个客观存在的问题。我们在学校学习时,大部分学的是混凝土,钢结构只有一个学期的课,从整体上来说,基本上还是大面积混凝土建筑。国家统计局最近几年的数据统计是60—70%混凝土建筑住宅,但是在住宅方面,钢结构目前的突破性还有一定的差距。另外,我国从建国以来到现在,钢结构在产业链的最末端,我们说钢结构的故事说不赢别人。现在我们是搞EPC了,是要搞项目总承包,以前是做混凝土的人来代替总承包的,他的话语权,人力物力财力又集中,比我们有优势得多,这是客观存在的一件事情。
        2016年,在住建部的装配式试点项目中,钢结构的项目个数和建筑面积实际上都占了40%左右,单从这个方面来说,有一定的进步,也称得上三大装配式建筑体系,在去年公布的试点企业和试点城市里,涉及到钢结构的企业大概也占到30%多,所以三分之一立足天下,应当说钢结构装配式建筑还是不弱于混凝土建筑的。关键在于:讲好钢结构自己的故事,一点都不会比装配式混凝土差。在不远的这几年,我相信整个钢结构装配式建筑会日益蓬勃发展的。作为行业协会,我们向一些部领导、科技司反映这些问题,往往才讲到混凝土弊端的时候,领导就会说“你不要讲别人了,讲你自己的问题有没?”我们说,从这几年的情况来看,钢结构不会发生像装配式混凝土的不可控的质量监控,装配式钢结构基本上还是可控的。
        刘健:想请教一下陈教授,您做了这么多年的研究,出了很多成果,那么,我们该怎样开发出或者利用好钢结构住宅的体系,来适合市场的要求?
        陈志华:大家已经取得了钢结构住宅体系开发的基本共识,结构本身是比较成熟了,但是,把三板体系放在里边,把设备(整体橱、整体卫),把建筑生产放在一起,还没有形成整体的体系。我们的结构突破是一个问题,接着党会长的话题,最近我们用钢-混凝土设计了两栋98平米的房子,很快会做完,这些事例能做出来,就能够带动一片。
        上午几位专家领导讲了政策推动,候总的报告有一句话让我听起来很微妙,“在座的各位,如果给你一栋装配式钢结构的房子,给你一栋混凝土房子,你选哪个?”他说“肯定选混凝土的”,我不太赞同,明显是对钢结构不够自信,对钢结构体系的抗震性能、造价等一系列的长久的使用不够自信。作为一个资深钢结构专家,都快成了领头人了,我觉得这个事例值得商榷。如果钢结构的房子便宜的话,我觉得一半的人会选择钢结构。一旦地震,混凝土先塌,钢结构后塌,选择钢结构的人就更多了。还有一个例子,商品混凝土出现之前,中国有大量的混凝土搅拌机械厂,政策一出台,立马关了一大半。现在政府一出手,三个体系全部上,烧了一把火,装配式木结构不敢说了。混凝土装配式结构问题天天出现,一些案例的出现给装配式混凝土敲响了警钟。有一家企业站出来说“问题很多,隐患很大,必须考虑”。钢结构专家、抗震专家、施工的总工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装配式混凝土不行了”,再加上南京、天津事件的发文会继续发酵,打掉了装配式混凝土的最后一根稻草。装配式钢结构现在的市场无比大,我们现在接的项目一个接一个,都排着队等,日本和德国有一些装配式混凝土,一是精度高,二是产业工人,我们的农民工根本跟不上,中国有产业工人了,那时候装配式钢结构建筑已经全国遍地开花。
        刘健:钢结构装配式没问题,但是现场的焊接量特别大,王教授是深有体会的,一直在呼吁整个钢结构的连接问题。关于螺栓连接,广东规范准备规定到90%。是不是有这个说法?
        王仕统:世界第一栋钢结构建筑在美国,11层,当时柱是铁的,梁是钢的,所以肯定不能焊接,就用铆钉连接,大概是150年前。1911年,英国人就提出绿色建筑。1996年,中国粗钢达到1亿多吨,但对钢结构并不认识。在2016年、2017年的全国高端论坛,一些院士还说,“我要选混凝土住宅,不要钢结构的”,这样的人太多了。说的话都不像专家的话,我觉得这个太严重了。钢结构有三大核心:最轻的结构、最短的工期、最好的延性。为什么有最好的延性?因为钢结构很轻,钢结构抗震性好,我们现在的钢结构却不轻,钢结构的断面是一些空心的断面,混凝土结构是实心的。混合结构很重,有很多混凝土,很多钢。加了混凝土以后,剪力都由混凝土承担了,外面的钢框架没有承受多少剪力。所以国人对钢结构的认识实际上还是比较差的。2016年中国钢结构协会成立了设计分会,全国很多大设计院都参加了,广东省设计院、华南理工大学设计院、深圳设计总院、广东省钢结构协会,我是唯一一个被邀请参加的老人。某些总工程师现在对钢结构了解得还不够,对钢结构要加强学习,为什么不学习?我们现在的垃圾文章太多了。
        装配式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质量,一个是效率。焊接又分工厂焊接和工地焊接,工厂焊接的质量肯定是没问题的,工地焊接的质量是不保证的,鲍总在这里,你有那个水平可以焊接,但是工地焊接有各种条件。所以第一是质量问题,一定要保证。同时,螺栓连接的设计水平必须要高,螺栓怎么排列是一个问题。另外是否能穿进去,现在现场穿孔率不高,要提高螺栓连接的质量。现在广东设立规程,要高强度的连接,陈教授说90%太高了,我们改了,搞到80%,有20%是焊接可以,但是不能同一个节点又有螺栓连接又有焊接。我们的规范也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想搞装配式,首先要解决轻量化,世界贸易中心400多米高,下面22.5mm高,我们搞至少是22.5cm高。
        刘健:魏教授做BIM方面是国内知名专家,想请魏教授BIM这个东西怎么来落地?尤其是能不能与装配式钢结构有一些连接?
        魏群:我从技术的角度来谈谈BIM技术。全国建筑行业都在用BIM技术,主要的软件是ABC、autodesk、CATIA等。我的经历也比较特殊,本科学的是水工结构,做的是结构模型试验,在美国15年做软件开发。BIM的实质是什么?以前有人做画图,也做信息,为什么BIM现在才得到重视?这是因为BIM的实质就是把图形数字化,所有的东西都数字化,用文本文件就可以把所有的图形规范化了。我提出数字图形介质,任何一个东西,你不给它属性,它只是一个图形,给它属性之后,它就代表了某一个东西,以前就是因为计算机软件、硬件发展得不好才不能做,现在发展好了,才有可能让一个物体通过图形来表示,所以现在鼠标一点,就出来各种属性。BIM技术的实质就是数据附着于图形,图形隐藏了数据,你做工程量、做图形、做技术都是在这个里面来表现。BIM的发展有四大特点:数字化、可视化、协同等,我想给大家指出三个没有被重视的误区:
第一、所有的BIM都有一个规范, BIM是美国的AISC协会以财力支持最早发展了BIM,是在结构这个领域发展起来的。现在做BIM一定要记住三点:一是BIM以欧洲工业标准作为其基础。二是IFD(字典)。世界上各个国家做这个东西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和ID。三是我们在做BIM模型时,一定会碰到精度不一,内容信息就不一,不可能每一个工程里什么都在做,一定是从IFC里描述的一些东西挑出来哪些适合你的,这是BIM的三个最基本的要素。
        第二、现在每个人做的BIM只是BIM里的一丁点,中国BIM联盟现在提出“广义BIM矩阵”,什么意思?就是说任何一个工程有五个阶段:策划阶段、规划阶段、设计阶段、合约阶段、运维阶段。每一个都是BIM的主对角线,BIM是不断扩充的,在不同的阶段做,每个阶段又有联系,所以叫广义BIM矩阵,就是要把所有的属性联合起来。
        一是三个基本要素,一是BIM的五个阶段。我国现在做BIM的情况是各单位都注重在应用层面,没有人去搞更深入的研究,每个单位介绍都是用什么软件做了什么模型,但是真正问这个BIM模型的优势是什么,他只能说出一丁点,这也是挺堪忧的一件事情。我想今后的BIM模型一定是多种软件的结合。
        刘毅:我还有三个思考:第一、2008年地震以后,我到汶川、绵阳做过调研,同时,中国西南设计院也做了一个调查报告,汶川地震确实对中国的地震多地带的损失很大。但是倒塌房屋里没有钢结构,有损坏的。同时,在人员避难场所的建筑都是钢结构的,所以,我们的工程师应该要有责任感,也就是总书记说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第二、随着改革开放,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目前在工业的建筑,无论是厂房、物流仓库还是其他的,现在谁还在设计混凝土的双肢柱吊直梁?这是市场规律的接受。同时,一些超高层的建筑、一些大跨空间结构、一些大型的大跨度的桥梁用了钢结构和钢-混凝土结构。第三、今天在这儿说装配式,装配式有三种形式,各有各的优势,怎么来把别人的优势吸收到钢结构装配式,在住宅方面有所突破?这是应该思考的。 
        (根据发言整理,有删减)

 

阿 龙
TAGS标签201804   展会直播
人物专访

第四届中国钢结构产业高峰论坛侧记

推进装配式建筑“高质量发展”

何永康

厦门大禾众邦机械有限公司

用品质打造品牌

陈胜总经理

湛江远东钢构有限公司

百姓期盼的好房子

鲍广鉴大师

中国钢结构产业链资深专家

善下先手棋,敢打主动仗

头条信息
  • 何华武:上海至杭州有望
  • 国产量子雷达已获重大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