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对“鸟巢”不应该批评吗?
2017-12-28 09:55:58

我在《建筑是什么》一书中曾对2008年奥运会主场馆“鸟巢”的设计提出过批评。我的一位好朋友读后对我说:“你在书中对CCTV新楼的批评,我们都坚决支持,但是我觉得鸟巢还不错,你为什么要批评呢?”他也是一位老建筑师,他还转告我,说某位领导也是这个意见。显然他的意见代表了很多人的看法,他们认为“鸟巢”蛮漂亮。

        但是与此类意见完全相反,我的另一位老朋友,一位颇有点名气的老建筑师、建筑学教授专程来北京参观“鸟巢”,看完以后对我说:“鸟巢太差了,粗糙至极,外部的钢结构与内部的看台结构之间的关系很差,杂乱无章。用了那么多钢材,仅仅为了解决遮陌问题!一个不好的设计。”两位都是我推心置腹的朋友,他们都是老建筑师,意见竟然有天壤之别。可见对建筑的评价问题多么复杂。
        关于“鸟巢”,一些艺术家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下面我摘引一段美国当代著名的建筑理论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肯尼思-弗兰姆普敦对“鸟巢”的评价。这段评价是在他的新著《建构文化研究》中文版的再版序言中谈到的。《建构文化研究》中文版出版于2007年,那时“鸟巢”尚未建成。在该书的修订版中,弗兰姆普敦专门为中文版写了序言。在序言中,他写道:“自从邓小平开启国家的现代化以来……规模庞大的都市化进程呈现出不确定和无序的局面,尤其在气候变异上和大规模污染的背景下看来更是如此。在中国,如同其他地方一样,许多人持这样的观点,即建筑师除了致力于使建筑具有某种相对的可持续品质之外,并不需要关注上述这类虚无缥缈的问题……”弗兰姆普敦接着写道:“不管多么出乎意料,正是最近两个在北京落成的主要作品促使人们思考上述这一类问题:事实上,这两个作品在钢材的使用上都呈现出一种肆无忌惮的态度。这些艺术家不约而同地批判“鸟巢”的设计,而这个设计却不断受到国内学者、国内媒体的“热捧”,这个现象本身就十分有趣。近日中央电视台在宣传“文化产业”时,在片头,不断地连续播放CCTV新楼和“鸟巢”的形象,把它们作为中国新文化的象征。关于前者,民间的批评似乎较为一致,但对于后者则分歧不小。因此对“鸟巢”的评判问题更为重要,“鸟巢”对于研究中国的建筑理论和实践问题,具有“标本”的意义。
        也正因为是“标本”,加上官方舆论上的支持,现在各地官员都在仿效。追求建筑惊人的奇观效果成为风尚。听说某大城市的新任市长,审查建筑方案时,坐在屏幕之前,指点江山,根据立面选取方案,别的不管,真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就在前两天,我们参加一个规划方案竞标,这是一家国企的房地产公司,没有设计任务书。业主要求交付的投标文件中只需要彩色的效果图,不需耍建筑平面和功能格局。最为可怕的是要设计方提供造型设计的“创意”,在没有功能设计前就提供建筑形象的根据,这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而且美其名日“概念设计”。新近一位年轻的朋友设计一幢高层旅馆,其扭曲了的体形造成客房布置的极不合理,我问设计者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无可奈何地告诉我,其他符合旅馆客房要求的方案,业主统统不要。我不解地问:“难道业主不知道这样的旅馆经营效果是不好的吗?”朋友告诉我,这是房地产商与政府之间的一场交易,这栋旅馆是开发商为政府所建,政府提供其他地皮供开发商开发。所以开发商并不在乎方案的功能性,只要外观奇特让领导“悦目”就很高兴。这就像中国人送礼,需要一个考究的包装。
        对于比比皆是的上述现象所带来的社会问题是可想而知的。这里有体制问题,投资的监管问题,腐败问题,但我以为最为可怕的是建筑文化的问题。因为我绝不相信,一个人要接受礼品,他只希望“漂亮”。许多人以为建筑是一种“造型艺术”,建筑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建筑设计应当追求“眼睛一亮”等等已经成为最危险的倾向。而建筑学术界对此现象,人人都知道,但是许多人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更有某些“学者”、“专家”、“大师”故弄玄虚,推波助澜,葚至著书立说。另有些“艺术家”乘虚而入,造成了当今中国的建筑现状。一些十分正派的人在此混乱的建筑文化环境和“市场”下,也已经丧失了“健全的判断力。”这才是最为让人痛心的事。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批评“鸟巢”设计的原因,因为“鸟巢”具有典型性,它存在的问题更为隐蔽,它有一件似乎漂亮的外衣。很多人以为这就是“建筑的艺术性”。所以揭露其本质,为“建筑美”正名,是一件义不容辞的艰苦的工作。我相信,对它各种不同的解读的讨论,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建筑,理解建筑艺术,否则这类在建设中的肆无忌惮铺张浪费之风将无法得到遏制。
        一个美国人,弗兰姆普敦,远隔重洋,但已经清楚地洞察到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都市建设出现的“无序”的局面。他指出:“中国在过去25年中的建设规模和速度几乎没有为这一巨变的环境后果留下任何反思的空间,无论这种反思是在生态层面还是在文化层面的。在人们无休止地对发展的共同追求面前,任何即时的思考判断似乎都必须让在一边。”
        难道时代真的没有为我们“留下任何反思的空间”吗?不!我们既有空间还有时间,我们所缺少的是社会的责任心,是对建筑历史的研究,对建筑学术的研究以及对国情的深刻了解。我们缺少的是科学研究的传统相对时代全面的了解,而最为致命的是我们没有勇气去为真理而斗争!
        现在社会上普遍追求“奇观建筑”的“极端美学主义”之风盛行,我们为此将挥霍大量的纳税人的钱和社会的财富。想想贫困山区那无助的孤寡老人和妇女儿童吧!想起他们,我们难道不应批评“鸟巢”之类工程的铺张浪费之风吗?
掌握着建筑命运生杀大权的官员们、老板们,希望你们手下留情,慎用人民给你们的权力。许多人想把自己经手的建筑当作纪念碑。青史留名”,这并不是件坏事,但是必须懂得什么才是优秀的建筑,否则历史是不会买账的。我希望那些自以为是的建筑决策者们,听听建筑理论、建筑历史学家以及普通百姓对你们所欣赏建筑的评价吧!希望你不会被那些所谓的“夺你眼球”的建筑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本文有删减)
TAGS标签201712   不同声音
头条信息
  • 从产业数据浅析近期钢
  • 唐山钢坯破4000 供需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