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下先手棋,敢打主动仗
2017-10-11 09:44:04

 中建钢构有限公司(下称中建钢构)是中国最大的钢结构企业,成立于2008年9月16日。追溯中建钢构的历史,其前身乃中建三局一公司深圳地王项目部;1996年11月18日,在地王大厦项目原班人马的基础上,中建三局、香港升港工程公司和深圳永和工程公司在深圳合资组建我国第一家钢结构专业化施工企业——深圳建升和钢结构建筑安装工程公司,鲍广鉴被任命为总经理。

“建升和”名不见经传,念起来也很拗口。然而,鲍广鉴不负众望,他善下先手棋,敢打主动仗,用智慧和勇气,先后摘取了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全国优秀施工企业家、英国皇家特许资深建造师、教授级高工、博士生导师等荣誉;2005 年被遴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担任过中国钢结构协会焊接分会理事长、中国钢结构协会房屋分会副理事长、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建筑钢结构委员会专家组成员、国家科技进步奖土木建筑专业评审委员会委员。 
在中国钢结构产业中,鲍广鉴名声显赫;鲜为人知的是,他受到过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俞正声、王兆国、尉健行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自接见,还接受过中央电视台白岩松、赵赫,香港凤凰台吴晓莉等名嘴的采访,登上“东方之子”的国家级高坛,其事迹多次刊登在《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深圳特区报》等主流媒体。
英雄不问出处
杨基《感怀》中有“英雄不问出处,君子当识时务”之名句,亦是对鲍广鉴大师一生的生动写照。鲍广鉴是中国钢结构产业链一位响当当的大范,问其出处也许难登大雅之堂。鲍广鉴1940年12月5日生于上海,其父是国民党一位高官。1958年6月,他背着“出身不好”的包袱,从上海劳动局焊接技校毕业走上社会,18岁的他被分配到中建三局一公司当了一名焊工。自此他伴随中建三局流淌在历史长河中有半个世纪。尽管命运多舛,但鲍广鉴依然热爱生活,使自已始终保持年轻、健康的心态,多年来,他既当工人专家,又当技术人员,其焊接技术堪称世界一流,在中国钢结构领域实现多个“零”的突破,被誉为“中国钢厦第一人”、“焊接大王”等称号,成为中国钢结构产业链上一棵不老松。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一个知识分子,不论在哪个行业、从事什么职业,也不论学历、职称、地位有多高,唯有秉持求真务实精神,才能探究更多未知,才能获得更多真理,也才能为社会作出更大贡献。”
鲍广鉴大师为被誉为“中国钢厦第一人”、“焊接大王”等称号并不为过,我们筛选一批经典工程以展示其戎马生涯:1986年1月~1988年9月,任深圳发展中心项目副经理;1988年1月~1990年10月,任上海国际贸易中心项目副经理;1994年5月~1995年6月,任深圳地王商业大厦项目经理;1997年6月~1997年12 月,任深圳机场二期航站楼钢屋盖项目经理;1997年7月~1998年2月,任澳门文化中心现场指导;1999年7月~1999年12月,任厦门国际会展中心项目经理;1999年6月~1999年10月,任沈阳桃仙国际机场二期航站楼现场指导;1999 年6月~2000年6月,任长春光大银行总承包项目经理;1999年7月~2000年8月,任沈阳博览中心现场指导;2000年5月~2001 年1月,任深圳市少年宫现场指导;2001年1月~2002年7月,任广州(新)白云国机场航站楼项目经理;;2002年3月~2003年4月,任广州飞机维修库钢结构工程总承包项目经理;2003年5月~2003年12月,任深圳会展中心项目经理;2005年3月~2008年8月,任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总承包项目副总经理分管钢结构项目;2005年8月~2009年10月,任北京中央电视台总承包项目副总经理兼专家组组长; 2012年9月~2013年6月,任深圳创维半导体设计大厦总承包项目专家组成员;2012年6月~2014年3月,任天津恒隆广场总承包项目专家组成员; 2013年5月~2014年10月,任厦门海峡明珠广场总承包项目专家组成员;2014年8月,任厦门东南国际航运中心F(在建)总承包项目专家组成员……其中,鸟巢、昆明机场、广州电视塔、广州西塔、厦门航运中心都是等均是鲍广鉴退休后应聘去上任的。项目多获中国建筑钢结构金奖、国家建筑工程鲁班奖、国家级工法,以及全球最佳高层建筑奖等奖项。 
再来浏览一下鲍广鉴大师的获奖作品和著作。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有3项:《复杂空间钢结构曲线滑移、非对称整体提升等施工技术的研宄与应用》二等、2004年;《深圳发展中心大厦超高层钢结构施工安装及工艺研宄》三等、1989年;《深圳地王商业大厦综合施工技术》三等、1996年。先后获省部级科学技术进步奖有11项:《深圳发展中心大厦超高层钢结构施工安装及工艺研究》《深圳地王商业大厦综合施工技术》《深圳机场二期航站楼屋盖钢结构设计与施工安装技术》《广州机库大面积钢屋盖多吊点非对称整体提升安装技术》《厦门国际会展中心钢结构综合施工技术》《广州体育馆大跨度空间桁架组合钢屋盖综合施工技术》《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旅客航站楼工程大跨度双曲面钢屋盖曲线滑移综合施工技术》《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超高层(492米)复杂体系巨型钢结构安装成套技术》《中央电视台新台址主楼钢结构高强异型节点厚板现场超长斜立焊施工技术》;获国家级工法4项:《深圳发展中心超厚钢板焊接技术工法》《深圳机场累计滑移法》《沈阳桃仙国际机场胎架滑移法》《中央电视台现场超长焊缝焊接工法》,这条焊缝长14.88米,钢板厚60mm,10名焊工同时焊接,使用焊条近0.5吨,焊接难度很大,最终一次性验收合格。《C02气体保护半自动立焊/或斜立焊钢板焊接工艺》获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发明专利;其发表在国家级刊物的几十篇论文可圈可点,《深圳地王商业大厦主楼超高层钢结构安装施工》《双悬挑屋盖结构双塔机退吊施工工艺》《沈阳博览中心钢结构施工技术》《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航站楼钢结构整体曲线滑移施工技术》《大面积钢屋盖多吊点非对称整体提升技术》《张弦梁实心钢拉杆的锻造、安装和检测技术》《树枝结构及巨型铸钢的应用与研宄》《现代大跨度空间钢结构施工技术》;被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重庆建筑大学结构工程学科聘为。兼职教授。
一招鲜、几招鲜
鲍广鉴是一位“心中有阳光,脚下有力量”的男子汉,骨子里有一颗报答祖国母亲的拳拳之心,以及对中国建筑雄起的浓厚情结。在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里,鲍广鉴参加了著名的石油大会战、大三战、北也门援外施工和深圳特区的开发创业。在改革开放初期和援外期间,鲍广鉴因表现突出,1981年加入了共产党,且光环闪烁成为拔尖人才。为了解决鲍广鉴一家的住房困难,深圳市政府以识才的慧眼、爱才的诚意、用才的胆识,按局级待遇特批微利房一套奖励给鲍广鉴,这件事让他有知心、暖心之感。一直感动不已。
1985年,我国第一幢超高层钢结构工程——深圳发展中心大厦开始建设。这是中国第一幢超高层钢结构建筑,高165米,总建筑面积7.5万㎡,钢结构总重1.1万吨。需要焊接127~130毫米厚的钢板。其时不仅在中国没有先例,在世界上也属罕见,美国、日本的钢结构专家冷嘲热讽公开挑衅:“中国人能行吗?希望不要成为第二座比萨斜塔。”鲍广鉴不仅没有退让,且萌发了舍我其谁的精神。面对高难度的施工工艺,他矢志打破外国人的偏见。经批准,他带领10名焊接工人赴日本学习焊接技术。他还受冶金部“焊神”曾乐的委托,关注箱型柱和箱型梁是如何用电渣焊控制变形的。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在10名中国焊工中,鲍广鉴的中专生学历最高。强烈的使命感使他挺身站到风口浪尖上。这是一个勤于思考、勇于担当的群体,他带头努力学习,用一个月时间学完原定四个月的课程,是日本川崎制铁焊接培训中心第一个百分之百通过考试的团队。且学会管状电渣的安装过程和焊接过程是如何通过底板、侧板和箱盍焊接在一起的。鲍广鉴一行怀揣由美国和日本焊接学会联合签发的结业证凯旋而旧。回国后,他现炒现卖,对105名焊工进行集中培训,然后投入到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鲍广鉴是一位内心强大者,他清楚,能成功问鼎并在该项目有所作为,就能在中国建筑业发展史上谱写新的篇章。施工中,他领衔攻克130毫米超厚钢板焊接施工技术,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被评为国家级工法。标志着我国钢结构焊接技术迈向国际先进水平。“深发展”是鲍广鉴的钢厦处女作。《人民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称它的建成为我国现代钢结构建筑实现了“零”的突破。 
科学技术是无国界的,发展科学技术必须具有全球视野。鲍广鉴在技术上是有底气的,他善于发现施工安装过程中的缺失,也能提出好的建议。在“深发展”施工时,日本国的钢立柱1070x1070x130mm(板厚),设计焊缝接口处高度定在每层楼面上的1米位置。鲍广鉴拿到图纸以后,敏感地发现这个设计高度不合理。在1米的高度位置,焊工弯腰蹬着焊接,焊300 mm长度就要站起变换体位,如此反复站立再弯腰,操作很费劲。且需加温、保温、候温,无法一气呵成,工作效率不高。鲍广鉴提出修改焊缝接口处高度的建议,改为为1.3米,焊接效率会大幅提高。然而,规则是无情的指挥棒,日本国已按规范设计图纸已抵深圳,还会同意修改吗?殊不知,日方人员当场欣然采纳,把原图推翻重新发回日本。因为,鲍广鉴的创新思维,具有颠覆性的改进意义,因为1.3米的位置正是焊工站立工位的最佳高度,焊工的工作条件好了,质量也有了更多保证。自此,日本国有了新版相关规程,中国也有了新的规范,人性化的规则拯救了千百万焊工的苦恼与无奈。中国钢构大范桥有多牛,这组镜头让人沸腾到血液倒流。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鲍广鉴是先进生产力的开拓者,他遵循创新规律,既有奇思妙想、“无中生有”,又兼收并蓄、博采众长,手中握有“一招鲜、几招鲜”。在上海国际环球金融中心安装施工前,鲍广鉴一行赴日本考察,在东京派丽斯酒店与日方有过认真的切磋。上海国际环球金融中心的节点是由日本国制作的,在约400米高的位置有几个壁厚300 mm的铸钢节点,大厚度的铸钢件与大厚度的钢箱梁相连,在现场焊接风险会很大。不同材质的异体焊接,其难度系数徒然增大,需要严格的焊接工艺,焊接过程中出现问题是无法返工的。鲍广鉴在会上指出了这个痛点,建议日本国在工厂制作铸钢节点时附加一段500mm以上的普通钢连接板,减少高空操作。变高空异体焊接为同钢材质焊接,效果会大大改善。日方欣然接受了鲍大师的挑剔,在本国工厂进行整改。日方技术人员对鲍大师可谓臣服心悦,类似的建议都予一一采纳, 比如,在超高层高层施工中,尽可能改仰焊为俯焊,降低焊工的劳动强度。上面开一个“窗”,将下部的焊缝平焊焊牢,合格以后再把板盖上,实际上就是多焊了两条角焊线。鲍广鉴淡淡泊地说,“实际中遇到问题,不会千篇一律,应该想办法去解决,跟在别人的后面亦步亦趋是永远没有出路的。不懈怠,才能创造无愧于时代的人生。”  
1994年,鲍广鉴担任了其时亚洲第一、世界第四高楼的深圳地王大厦主楼钢结构工程项目经理。该大厦钢结构装总量达2.45万吨,仅螺栓、栓钉就达100万颗。鲍广鉴拥有技术积累而显得游刃有余。他打破传统的管理模式,创造了两天半一个结构层的“新深圳速度”。该工程施工技术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超大型二氧化碳立焊、厚钢板的立焊、斜立焊技术,经国家权威技术中心检验确定为国际首创,获国家发明专利;项目焊接班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状;项目经理鲍广鉴当选为深圳市模范共产党员,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1996年12月,鲍广鉴代表中建系统进京参加全国科技进步奖励大会,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地王大厦的竣工后好评如潮。鲍广鉴被《人民日报》(1997.8.12)称之为“中国钢厦第一人”。
鲍广鉴有思想、有主见、有责任,愿意对一些问题发表自己的见解。他在一次职工大会上公开亮出自己的观点:“如果不是改革开放,党和国家公正地对待我这个‘出身不好’的人,我怎么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如果没有党和国家的信任和支持,我又怎么能够会从一个中专生,一个普通的技术工人成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家级专家;又怎么能够获得那么多的荣誉呢……”他越说越动情,“我掌握的技术它是国有资产的一部分,因为这是我在国有企业工作期间形成的;无论是讲党性还是讲良心,都不能让这笔资产流失。我注定只能为国有企业‘打工’。人生有比金钱和物质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事业。中国建筑大市场,才是我们施展才华的最好舞台。我的一生所做的一切,不为别的,只为报答。”他的那种面对任何人生的磨难所展示出来的淡定,让他作为企业家的气质和胸怀呼之欲出。
晚霞瑰丽多姿
“建升和”初创时期,人才奇缺,方方面面条件都较差,在母公司的支持下,鲍广鉴身体力行带领团队努力,道过弯道超车由弱变强,先后取得3个国家一级资质和轻钢设计甲级资质,继掌握超高层钢结构建筑技术之后,又开拓了大跨度和大型公共建筑领域,先后中标承建了深圳机场新航站楼、澳门文化中心、北京中国国际贸易中心二期、厦门国际会展中心、沈阳桃仙机场二期航站楼、哈尔滨会展中心等大型建筑钢结构工程。2000年以后,鲍广鉴到了退休年龄,多次提请退休,以便让年轻后生接棒,但中建三局领导多次挽留,鲍广鉴一次次推迟退休时间,直到2006年6月27日,他66岁时才接到中建三局文件批准退休,待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北京中央电视台相继完工,约2008年下半年才彻底退休,成为中国建筑史上超期服役的一位老兵。
鲍广鉴心有大我,也是—个闲不住的人。2006年,他聚集了一批高素质、高学历。经验丰富、志趣相近的管理人员及施工队伍,组建了重庆勋业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公司现拥有教授级高工2人、一级建造师15人、高级工程师15人、二级建造师17人、中级技术人员25人,专业施工人员180余人。他亲自参加招收、培训,还通过高校委培的方式,使公司走上了逐步年轻化、知识化、办公智能化的道路。“重庆勋业”是一个以从事建筑业为核心业务的企业,自成立以来,凭借良好的施工技术,恪守“诚实做人、踏实做事、安全第一、质量争优”的理念,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迅速发展成为钢结构行业的佼佼者;连续被评为先进中小企业、重合同守诚信单位、重庆市AAA诚信建筑企业等荣誉。经过多年的发屐,现已拥有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钢结构工程专业承包贰级资质、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建筑防水工程专业承包、建筑装修装饰工程专业承包、建筑智能化工程专业承包、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承包、机电设备安装工程专业承包、环保工业承包、城市及道路照明工程专业承包等资质。公司主要涉及高层重钢结构,轻钢结构,大跨度空间桁架结构,空间网架网壳结构。代表工程有北京盘古大观、广州利通广场、济南恒隆广场、天津恒隆广场、济南西客站东广场、芜湖侨鸿滨江世纪广场等,目前在建的工程有重庆朝天门来福士广场、广州侨鑫广场、济南领秀城、厦门东南航运、深圳旧城改造等,有2个项目获中国建筑钢结构金奖、鲁班奖(参建),真的令人刮目相看。记者翻开《重庆勋业画册》,精美的画页中全是另起炉灶,没有鲍广鉴在国有企业中的一点痕迹。
“人不能割断历史,但我决不会用深圳建升和钢结构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的昨天来装扮重庆勋业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明天。历史不能重写,时代不断进步,我不会指望依赖过去的科技成果来提高自己的科技水平,更不能做其他企业的技术附庸。我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走自主创新道路向前迈进。” 采访接近尾声,鲍广鉴真诚地对记者说,“我是年过花甲的70后,按常人的说法,是可以享清福的年龄了,子女孝顺家庭和睦是一个小康之家。有时参加技术评审等活动,提出一些有价值的建议也发挥了余热。我没有什么嗜好,唯一的情趣就是做钢结构建筑。我身体还行,组建重庆勋业是帮子女打理而已,也承担一些个人历史的责任。”
TAGS标签201710   鲍广鉴大师
人物专访

鲍广鉴大师

中国钢结构产业链资深专家

善下先手棋,敢打主动仗

魏群博士

中国钢结构行业资深专家

大器晚成写春秋

会议专访

第十七届全国现代结构工程学术研讨会

学者学生,共享钢构学术盛宴

洪奇

北汇绿建集团有限公司

爱拼才会赢,出彩钢构人

头条信息
  • 钢铁业前7个月实现利
  • 中国打响冬季治霾战令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