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微观视角看世界经济
2018-08-04 08:15:13

在东京早稻田大学附近一条僻静小巷里,西川夫妇家的晚餐早已被预定满座。这家只有12个餐位的小餐馆只做一种餐食——鳗鱼饭,每天只能接待大约20位食客,楼下是餐馆,楼上就是自家居住区。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从父辈手中接过这个小小家庭餐馆,西川夫妇已经经营了40多年。屋还是那个屋,饭还是那个饭。变化的是餐厅主人已从满头乌丝变成银发。当我们问起餐厅的历史时,女主人有些羞涩地指指自己的头发,接着就又走进厨房忙活去了。

这是笔者不久前在东京经历的一幕。当地导游介绍,这家店可说是最正宗的日式鳗鱼饭,基本就靠口碑相传,他们没有想过扩张和连锁,而是尽力把每一天的每一餐做好。导游说,像这样的家庭小店在日本比比皆是,店主一生守候一份产业,说他“不思进取”也好,说他“工匠精神”也罢,不管世界如何变化,他们把家庭小店做得小而美。

过去40多年,日本经济经历了从战后的高速增长到80年代的泡沫经济破灭后的长期低速运行。世界经济也经历着史无前例的大变化,尤其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经济的整体崛起,悄然改变着世界经济的力量格局。而对于像西川家鳗鱼饭这样的店家,所谓经济,就是一碗一碗的鳗鱼饭,儿孙成长,岁月静好。

8月2日,国际财经界又传出一个令人瞩目的消息,苹果公司的市值跨越一万亿美元大关,成为美股历史上首个市值站上1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这个历史性瞬间记录了这家跨国企业巨擘的良好业绩,反映了国际投资者的信心。资本逐利,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上市公司市值变化都是真金白银,最能折射微观经济的基本面。

无论是像苹果这样的超大跨国公司,还是像日式鳗鱼饭那样的微型小企,都是经济的元素。尽管它们承担着不一样的商业使命,但至少有一点共通之处,就是在自己的领域、自己的专长里发挥长处,做到最好,意义便随之而来。

餐饮和信息科技,两家企业似乎两不相亲,实际上却都在改变中国中产阶层人士的生活。

世界变化很快,中国中产者对世界经济的感受多来自生活本身。从2008年到2018年,中国的中产者群体人数日益增长,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单一国家中产群体。十年来,中国中产者认识了PM2.5,爱上了健身,共享着单车,跨进了无现金社会,连老奶奶也离不开微信,出国旅行更是成为中等收入群体生活方式的标配。

从很多发达经济的发展过程看,形成一个中产阶层为主的社会是一国经济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中产阶层是什么?从经济侧面看,中产阶层就是市场,耐用消费品和各种服务的市场。随着中产阶层的不断扩大和发展,人们对生活的理解、追求和向往也在变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7月中旬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维持对今明两年世界经济增长速度的预期。

对于中国经济,专家们也并没有被现实的一些担忧遮蔽。IMF近日公布关于中国经济形势的第四条款磋商报告提出:按2017年汇率,中国GDP赶上美国是2030年。这个结论符合多数业内人士的预期。

对美好生活向往有着实实在在的体验。同时,“美好生活”是个边界广阔的疆域。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类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复杂而多层面的。很多行走国际的中国人认同,所谓美好,是精确的个人选择。在某一领域持续地投入时间,专注地做着一件有意思的事,把它变成有意义的事。

“活着就为改变世界”并不适合所有人,“活着就为改变自己”是大多数人的务实态度。就像西川夫妇的鳗鱼饭,他们以平静的劳作生活状态回答着“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该做什么”的人生诘问,淡定地对抗着时间。

高科技无处不在的时代,人类变得越来越没有耐心。但无论科技如何发展,值得费神的东西依然跟“尊严”、“善意”和“懂得”相关。世间的喧哗与内心的共鸣可以和谐相处。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陶渊明《形影神赠答诗》中这样写道。海阔天空,自自然然地尽伦尽职,不要总去计较可以得到多少回报,更不必在一味的攀比追求中失去当下的美好。

不眷顾历史,不空谈未来,我们处在日益变小的世界。不管多少波折,世界经济总会向前发展,因为其背后,是充满定力与活力的微观生活。 

人物专访

河北津西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津西钢铁的钢构情结

刘定荣

北京定荣家科技有限公司

推进互联网+装配式建筑模式 定荣家这么做

容蓉

北京佑琳生科技有限公司

佑琳生:来自德国的防火涂料

会议专访

第四届中国钢结构产业高峰论坛侧记

推进装配式建筑“高质量发展”

头条信息
  • 提出“联俄抗中”?难成
  • 普京访华将体验中国高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